咨询客服
彩票资讯

深读拉美丨前总统自杀背后的秘鲁腐败与反腐败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6-12 12:57

2006年7月29日,秘鲁首都利马,时任总统阿兰·加西亚在庆祝秘鲁独立日的阅兵活动中向支持者挥手致意。东方IC 资料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6日上午,秘鲁前总统阿兰•加西亚(Alan García)因涉嫌腐败,在被警方逮捕前开枪自杀身亡。

加西亚生于1949年5月,现年70岁,身材高大,是秘鲁的资深政治家和老牌政党阿普拉党(Alianza Popular Revolucionaria Americana,APRA;又称“秘鲁人民党”)的重要领袖,两次就任总统,曾有“秘鲁肯尼迪”的美称。孰料,他最终却以“腐败总统”的形象身亡名裂,引人感慨。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对秘鲁国家来说,这都是一桩悲剧。

腐败阴影中的加西亚

加西亚1985年7月初任总统时,年仅36岁,可谓春风得意。然而,在他的首个任期(至1990年7月)内,贪腐横行,通胀高涨,“光辉道路”(Sendero Luminoso)这样的反政府武装频繁在各地制造严重暴力事件。当时就有报道抨击他的政府是秘鲁现代史上最腐败和最无能的政府。继任总统阿尔韦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上台后,加西亚被控贪污公款罪和非法致富罪,被迫逃亡哥伦比亚和法国,直到2001年才结束流亡回国。

2006年6月,加西亚再次当选秘鲁总统。公允地看,加西亚在第二任期的表现可圈可点,但腐败这个阴影依然缠绕着他。2010年10月的一天,加西亚前往医院探望亲友时,遭一位青年志愿者当面痛骂为“腐败分子”。加西亚恼羞成怒,竟抬手连掴对方两记耳光。打人事件曝光后,加西亚获封“暴力总统”。媒体评论说,他的耳光打的不是一位秘鲁公民,而是秘鲁这个国家。

2014年,巴西最大建筑公司奥德布雷希特集团(Odebrecht S.A.)腐败丑闻爆发。该集团承认在12个国家涉嫌以巨额行贿获取政府工程项目,而秘鲁是主要国家之一。奥德布雷希特腐败案在秘鲁发酵后,涉案官员数量众多,首都利马前任和现任市长以及卡亚俄州(Callao)州长,都因涉嫌卷入腐败案而受到问责。

不出意外的是,已是前总统的加西亚也卷入了这桩贪腐丑闻。检察官指控他在第二届总统任期内收受奥德布雷希特集团贿赂,帮助后者获得利马地铁列车项目合同。检方还指控加西亚收取该公司的10万美元贿赂,作为出席巴西一场会议的回报。法院随即裁定加西亚18个月内不得离开秘鲁。加西亚对此矢口否认,声称自己遭到政治迫害。就在数月前的2018年11月,他还向乌拉圭驻秘鲁大使馆申请政治庇护,但被乌拉圭方面拒绝。

前腐后继的总统们

加西亚腐败案只是秘鲁近年来政坛腐败丑闻频发的一个缩影。奥德布雷希特集团腐败案爆发之前,曾继加西亚就任总统的秘鲁前总统藤森早已身陷囹圄。

2007年9月被从智利引渡回国后,藤森先后因滥用职权、谋杀、绑架、挪用公款、侵权和行贿等罪名五次受审,其中因谋杀和绑架罪被判监禁25年。2013年以来,藤森三次申请赦免均被驳回。根据秘鲁法律,犯有谋杀或绑架罪的人不能获得赦免,除非身患不可治愈之绝症。时任总统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为避免遭到国会弹劾,于2017年底宣布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赦免藤森。这一决定在秘鲁国内外引发了强烈抨击,客观上加速了库琴斯基政府的倒台。2018年10月,根据美洲人权法院的合公约性监督要求,秘鲁最高法院决定废除已是前总统的库琴斯基对藤森的人道主义赦免。2019年1月22日,秘鲁国家监狱管理局宣布将藤森重新收监服刑。

事实上,1985年以来,秘鲁的五位前总统均遭到腐败指控,无一幸免。除了加西亚和藤森外,前总统托莱多(Alejandro Toledo,2001年7月至2006年7月在任)涉嫌洗钱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秘鲁政府已经要求美国政府将其引渡回国接受法律审判。前总统乌马拉(Ollanta Humala,2011年7月至2016在7月在任)被控在2011年竞选期间收受奥德布雷希特集团300万美元,目前已被收监。

2016年就任总统的库琴斯基在总统任上也被爆卷入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腐败丑闻。2017年12月,秘鲁国会“洗车行动”调查委员会收到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公司前高官的证词,确认在2004-2007年库琴斯基任秘鲁经济部长、财政部长和部长会议主席并兼任私人投资促进署董事会主席期间,其掌管的西部田野资本公司和第一资本公司曾分别接受奥德布雷希特集团78.2万美元和405万美元的贿赂,以获取工程项目的审批。

秘鲁国会先后于2017年12月15日和2018年3月15日两次启动关于弹劾库琴斯基总统的动议。在首次弹劾中,库琴斯基涉险过关,据传是因为他以赦免藤森为条件与国会议员、藤森之子藤森健二(Kenji Fujimori)达成政治交易。没想到的是,关于这桩政治交易的录像遭到媒体曝光。

2018年3月21日,在国会第二次弹劾被通过几成定局的情况下,执政不足两年的库琴斯基被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此前籍籍无名的第一副总统兼驻加拿大大使马丁•比斯卡拉(Martin Vizcarra)依据宪法规定接任总统。

一样腐败的立法和司法部门

在国会成功发动弹劾大获全胜的最大在野党人民力量党(Fuerza Popular)领袖、前总统藤森之女藤森庆子(Keiko Fujimori),很快也成为被秘鲁反腐败打掉的又一只“老虎”。庆子被指控在2011年竞选总统活动时,曾收受过奥德布雷希特集团约100万美元非法资金。更严重的是,她还在人民力量党内部运营一个犯罪集团,试图洗白这笔资金。

2018年10月,秘鲁一家法院裁定:鉴于藤森庆子有潜逃风险,且人民力量党在国会的地位可能阻碍司法审理过程,法院决定对她处以为期36个月的“预防性羁押”。至此,这位两度竞选总统均惜败于对手的藤森主义的掌门人,这位一年前的秘鲁最有权势女性,这位数月前刚刚在国会以弹劾程序成功迫使前总统辞职的女政治家,一夕之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政治资本;最重要的是,她还步其父藤森后尘,失去了人身自由。

然而,库琴斯基和藤森庆子等政客爆贪落马,还不是秘鲁2018年反腐败的终结。原本应保持独立、不应卷入政商纠纷的秘鲁司法界也未能免于严重腐败的侵蚀。2018年7月,秘鲁一家新闻网站和一家电视台的新闻分析节目集中曝光了一批音频和视频,披露多名法官、检察官、全国司法委员会成员、商人及地方官员涉嫌相互勾结、破坏司法公正的一系列“幕后交易”。事发后,秘鲁司法机构宣布进入为期90天的紧急状态,最高法院院长、全国司法人员委员会主席、司法部长、一些法官和检察官遭到解职或提出辞职。

在此关键时刻,秘鲁国家检察院总检察长佩德罗•查瓦里(Pedro Chavaryy)突然下令解除两位负责反腐的检察官职务,引发轩然大波,后在总统比斯卡拉(Martín Vizcarra)的施压下方才撤回。2019年1月,查瓦里因企图阻碍反腐调查并自身涉嫌司法腐败,被迫辞去总检察长职务。预计他还将面临刑事调查和司法审判。

秘鲁的公权力腐败,尤其是司法腐败,令秘鲁民众深感愤怒,日益“零容忍”。仅在上述司法腐败曝光后,首都利马就有数千民众涌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开除所有腐败官员。在秘鲁东南部城市库斯科(Cusco),有示威者将“硕鼠”纸板挂在一家法院门前并试图焚烧,后遭到警察阻止。

秘鲁层出不穷的腐败案件的一个“副产品”是秘鲁的司法电视台收视率变得火爆。司法电视台直播的一家法院审理藤森庆子腐败案,收视率竟然超过了私营电视台最流行的电视节目。秘鲁司法电视台直播重大腐败案件审理过程,既回应了民众反腐败的强烈诉求,也促进了司法过程的透明化,有利于拉近司法与民众的距离。这或许是秘鲁反腐败的一个积极成果。

现任总统比斯卡拉的艰难改革

目前看来,现任总统比斯卡拉是秘鲁这场持续数年的反腐运动的最大受益者。比斯卡拉长期远离利马核心权力圈。他在从政之前是一名土木工程师,在一家私营企业从事了25年的技术工作。在与库琴斯基搭档参选之前,比斯卡拉仅主政过一个偏远地区,缺乏在全国重要省市执政的履历。库琴斯基获选后,他出任副总统,旋即被外派兼任驻加拿大大使。

作为一位政治局外人,比斯卡拉与秘鲁当前的政商勾结、权钱交易保持了一定距离,让他得以保持清正廉洁的形象。原本的从政劣势在反腐败浪潮面前,竟转化为不可多得的执政优势。比斯卡拉于2018年3月就任,到2018年年底,其民意支持率大幅攀升,已经超过60%。与他相比,藤森庆子的支持率已降至个位数,民众对国会和法院的支持率也创新低。

比斯卡拉就任总统后,善于利用自己政治局外人的身份,多次宣布支持民众反腐示威,宣称与民众团结一致合力打击腐败。2018年7月28日,比斯卡拉在秘鲁独立197周年纪念日发表就职以来的第一份国情咨文,系统阐述了未来三年的政策议程。他宣布继续向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领域加大投资,还宣布采取旨在铲除腐败土壤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

2018年12月9日,秘鲁就比斯卡拉提出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提案举行全民公投。据秘鲁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有资格投票的登记选民约2400万。最终,超过1200万名秘鲁人参加投票,以将近80%的高票数通过了其中的三项反腐措施。这三项措施分别是加强对政治献金的规范限制、调整国家司法委员会成员遴选机制和禁止议员连选连任。尽管反对党议员抨击比斯卡拉的反腐公投是廉价的民粹主义,但公投结果表明,秘鲁各个社会阶层的民众都对政坛腐败现象感到厌恶,尤其是对卷入腐败案的立法和司法机构成员失去信任。

令人遗憾的是,恢复国会两院制的提案在公投中遭到了否决。事实上,与另外三项相比,这项提案更具根本性。首先,在1993年以前,秘鲁一直实行两院制,直到藤森任内(1990年7月至2000年11月)推出1993年宪法才改为一院制。时任总统藤森于1992年4月发动“自我政变”,解散国会和法院,同年11月组建人数较少的一院制国会,并将其作为制宪国会。1993年宪法在同年10月的全民公投中只以52%对48%的票数获得勉强通过,其合法性并不牢靠。因此,恢复两院制实际上是恢复秘鲁政治中的一项重要传统,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拨乱反正,清除藤森主义的可疑政治遗产。

其次,秘鲁近年来的政局不稳,一院制这一制度安排要负一定的责任。现行宪法实行一院制,国会选举采取比例代表制,催生了政党制度的高度碎片化,大的反对党可以屡屡发起对总统及其内阁成员的弹劾威胁。而根据秘鲁的现行宪制安排,弹劾总统在性质上是一种完全由国会议员们说了算的“政治审判”。对总统进行的弹劾动议和最终审判都在一院制的国会进行,缺乏两院制那样的参众两院之间的互相制衡。比如,在2017年度、2018年初进行的针对库琴斯基的两次弹劾中,因藤森庆子领导的最大反对党人民力量党占了国会130个议席的半数以上席位,而库琴斯基领导的执政党“为了变革秘鲁人”(Peruanos Por el Kambio)仅占是十余席,两党实力对比悬殊,库琴斯基只能被迫辞职。

总体而言,正是秘鲁民众透过反腐表达的强烈的反建制情绪,助力比斯卡拉总统赢得了反腐败的公投。不过,比斯卡拉政府尚不稳固,其支持率近来也有所下滑。2019年3月7日,2018年4月获任、任职不到一年的总理(部长会议主席)塞萨尔•比亚努埃瓦(Cesar Villanueva)因个人原因宣布辞职。根据惯例,内阁其他部长一并辞职,由总统比斯卡拉重组内阁。

加西亚饮弹身亡,如果能够推动秘鲁反腐败进一步走向制度化和法治化,最终减少乃至消除这一政坛痼疾,或许也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地址:中国北京市大兴区南兴街   
Copyright © 2010-2019 乐游棋牌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乐游棋牌